深陷文豪野犬无法自拔
只萌双黑(太中)
他们超可爱!!!
(请在我消失一个月后提醒更文(有请假条除外))

无人葬礼

  你可曾参加过没有主角的葬礼?

  对于港口黑手党来说,这种情况多到数不胜数。但今天不同,今天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干部的葬礼。

  

  无人葬礼

  

 @仙贝   (本来是想作为您的生日礼物,但是要复习,就只好今天发了...祝您生快!!!)



(不要嫌弃我!!大写加粗的ooc...)



  天空可以用阴霾形容都不为过,空气中隐约散发出树木的香气 ,仿佛在预示着什么,又似乎,在纪念着谁。我看到了一朵脆弱的野花,它熬不过今晚了,我想。


  阴冷的大楼,冰冷的空气。无数人穿着黑衣,戴着白花,垂着头,无不流露出一种悲伤的气氛。在他们的中央,摆放着一具华美的棺材,眯眼细看,上面好像还刻了什么字。我看向里面时,惊奇地发现里面居然没有葬礼的主角,只有铺满的白玫瑰。爱丽丝小姐今天难得地没有吵闹,而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首领一旁。中原前辈的朋友很多,所以来悼念他的人也很多。


  进行到一半时,一个男人来了。我并没有在总部见到过他,那他应该是从医院走出来的吧,我想。他身上缠满了绷带,整个人也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。他异常安静地等待葬礼的结束。临走时,我向他望了一眼。我听到红叶前辈唤他的名字,好像是太宰治。他摇了摇头,没挪动一下。我看了他最后一眼,便与前辈一同离开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红叶前辈哭,我只能手忙脚乱的安慰她。里面发生了什么,我不知道,也许只有太宰先生知道。

  

  我听说中原前辈已经失踪三个月,首领发出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”的命令,但依然没有,中原中也仿佛人间蒸发,仿佛他只不过是一场梦境的一员,睁开眼就不见。


   整个大殿只剩下他一个,陪伴他的只有这次的主角。太宰扬起了一个与平常无异的笑,向着主角——中原中也说着话。

  

“中也不愧是没用的蛞蝓啊,离开我就不行了呢。”太宰说着,坐到了一旁,“居然这种任务都会出错而落个失踪的下场,真是...蠢死了。”太宰笑笑,开始回忆往事。

  

“第一次见到中也就觉得你太天真了“羊”明明就是把你当做工具,连“人”这个身份他们也没承认过吧。明明差点死在他们手里,你却还要保护他们,你的脑子是失灵了还是怎样?”

  

“十六岁,我们通过龙头战争成名。那个中也虽然很有趣,不过还是...挺吓人的,一栋大楼的在重力面前不堪一击。我们有了“双黑”的称号,我当时听到这个还是听嫌弃的,太中二了。但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,直到我旁敲侧击问你时,你一脸诧异的看着我,说“在意这么多干嘛?”我觉得中也真的傻到没救了。”

  

“十七岁,我们执行一项暗杀活动。本来剧情应该是很完美的,不过没想到却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。在目标人物的身后还有一个异能者,消音枪打入了我的胸膛,神奇的是,我没有死。你在最后关头救了我。但是啊,中也,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呢?”

  

“十八岁,我们在一起了。然而并没有过很长时间,你去海外,我叛逃。我还专门留了一份大礼在你车上。”太宰笑了,“我都能猜到中也当时气愤的表情了,那可是你的爱车。”

  

“我们过了一段毫无交集的空白期,直到我们的“复活。”你比原来强了,但依然愿意将你的后背交给我。许久未跳动的心脏,因你再次恢复了活力。”

   

  "每次和你闹时,我才能感到自己是鲜活的,我才能卸下所有伪装,像个真正的“人”。“

  

  他依然和平常一样,但现在没有人可以向他顶嘴。也没有人会在他危险时帮他一把。

 

  一道惊雷闪过,开始下雨了。起初是绵绵小雨,后来变成了倾盆大雨。外面刚刚开放的一朵野花悄然凋谢。里面的人丝毫不受影响,继续说着。

  

  过了多久?十分钟,二十分钟,亦或是几分钟。太宰起身,不知从何处捧出一束迷迭香*,像对待爱人般轻轻地放在棺木上边。小心翼翼地,似乎会打扰到一般,悄悄地离开。


  今天不是值得令人纪念的日子,对横滨来说,他失去了保护自己的的一员;对于港黑成员来说,他们失去了一位强悍大多数和善的干部,对于红叶来说,她失去了一个自己心爱的孩子,对于首领来说,他失去了一位忠心耿耿的部下,对于太宰治呢?没有人知道。


  再次见到太宰先生时,他已经完全脱离了悲伤。他冲我笑笑,我也想他点头示意。大部分人都已回归日常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我也一样。

  

  但是那天我看到的野花却不知到了哪儿,它也许是被那天的磅礴大雨夺去了生命。亦或者,被什么人精心呵护,成长,等待着它的再次开放,展现旺盛的生命力。用此,去纪念那位不应被忘记的中原干部,中原中也。

  好像又要下雨了。



  迷迭香花语:回忆不想忘记的过去



  (我想要评论(不要脸))

评论(4)
热度(37)

© 霰夜霁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